是什么让孕妇自杀?女人难道只是一个生育工具?


2017.9.8 ? 周五

前言

在我们欢呼雀跃女人们终于创造了更多社会价值,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和话语权,拥有了相对平等的社会地位时,有一则新闻又彻底将女性的耻辱摊开来晒。


8月31日20时左右,陕西榆林市的一名待产孕妇坠楼身亡。


这则看似平常的社会新闻却引发了热议,因为这位产妇实在无法忍受生产的痛苦要求剖宫产,却屡遭丈夫及家人的拒绝,在极度的绝望和痛苦之中,选择跳楼自杀。


新闻爆出之后,医院与家属双方各执一词,医院坚称病人家属在医院已经诊断“不适合顺产,建议剖宫产”的情况下,依然坚持顺产并在同意书上签字——“谅解意外”。


而病人家属则称:家属已经要求剖腹产,但医院方面称“已经快生出来了,不能剖了”。



为何?为何明明身负另一个生命,这位产妇却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是怎样的绝望,足以让一个母亲宁肯放弃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子?


背负一身绝望,葬送两条性命。

空留一声叹息,难解半世忧伤。

这一事件引发大规模的刷屏,大概因为很多人难以置信,这样的事情居然真实地发生在今天,它打破了一种美好的幻觉,用残酷的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


当一部分女性被奉为“女神”同时,还有一部分女性生如飘萍,命如草芥,但前者并不见得就比后者更幸运,因为她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在同一个社会之中。她们的命运丝丝相连。君不见评论中还有不少女人以自己当初顺产的经历为例,评价产妇“太脆弱”。


当女性自身都被某种可怕的蒙昧所裹挟时,谁能独善其身?


每一个怀孕、生育孩子的女性都是伟大的,都值得被尊重。



有些痛苦,男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绝望主妇》里面有一段对话很经典。


一个生了四个孩子的妈妈对挺着大肚子的新手妈妈告诫道:“无论你老公是否真的爱你,他都无法尽责让你满意。因为有些痛,他体会不了。”


疼痛自然不会是轻生的源头,唯有内心绝望才是。



为何产妇不能决定自己生产的方式?为何生孩子的事产妇却把命运交到家人手中?


是人们观念的愚昧?还是制度的缺失?


自己的权利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上


而真正的权利应该是:

我可以自由的去选择我想要的东西而不被别人左右。不关你想结婚还是不想结婚,不管你想用何种方式生产都将得到尊重。


我们喊过那么多捍卫女性权利的口号,依旧不能在她站上窗台那一刻,拉住她。



她仅剩的尊严,没有留在病床上痛死,没有留给日后的生活,而是无比艰难地趴上窗户,去证明在丈夫、婆婆眼中的生殖机器,是条人命。她曾像个玩偶从手术室进进出出,任他人摆布,如果他们以生产是女人的天生的使命,来拒绝她剖腹产这个不算过分的要求,那么此时无助的她只能将她本该做的通通毁灭,拒绝当母亲的身份,拒绝当妻子的卑微。


这件事留给世间一个巨大且悲凉的问号,我们该怎么办,才不是下一个女性身份下的受害者。



无痛分娩,是对女人生育的一种救赎


面对产痛,大多数男人只会说,“那有什么办法呢?你就忍忍吧,谁让你是女人呢”。


可谁说产痛就一定是女人“专利”?


我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视频,有两个男生用电流模拟孕妇分娩时的阵痛,疼痛值为四级的时候,就有一位哭喊着说像是用刀子在切自己的肚子;在疼痛值为七分时,他甚至站都站不起来...


在墨西哥,惠乔尔人认为生产之苦应该男女共同承担,生产时,产妇会抓着一根绑着丈夫JJ上的绳子,每一次阵痛她就会拉扯绳子,好让男人也阵痛。

 


有人提议把“让男人体验分娩的疼痛”作为婚检的一个项目,我想如果有一天科技足够发达了,真的希望男人也能真真切切地体验一次分娩的痛苦。好让所有男人都知道,女人在分娩的时候承受着多么大的痛苦。

事实上,我更希望能够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可以推行无痛分娩。


无痛分娩在国内已经应用了一二十年,但仍是难以推广,接受过无痛分娩的人只有不到一成,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这更是闻所未闻的“奢侈品”,可在美国的比率却高达80%以上。


在当下,无痛分娩更像是一种奢侈品而非基本医疗需求。除了公众存在诸多误解,医院也缺少相应的人力资源分配到这件“吃力不讨好”也“不怎么赚钱”的服务上去。



李银河曾经说:“产妇分娩是否痛苦,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为产妇减轻痛苦,是对生命个体的尊重,也反映了一种生育文明。”



大家都是在家当了二十多年的小公主,谁愿意去别人家当保姆佣人甚至生育机器?我们希望的,永远是自己的命运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希望你嫁给爱情,老有所依的时候,也别忘记好好爱自己。



等你点关注都等出蜘蛛网了

投稿·投广告·应聘·无事勾搭

咨询热线:0757-86236613

              18612702373


首页 - 《新美容人》杂志社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