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年度第一汽车电影,离我们的生活只有一厘米

摘要: 自由 成就 爱。

11-06 01:32 首页 autocarweekly


文|万湑龙

图|网络


注意:本文涉及大量剧透,未观影群众请酌情阅读


大概看完第一场追车戏,观众们心里就明白《极盗车神》已经坐稳了年度第一汽车电影的位置。



早在走进电影院之前,我就已经在微博上看过这段从电影第一秒就开始的追车戏。即便是在电脑上不足一尺宽的播放窗口里,你都能被那段生长在背景音乐中、完全契合节拍的追逐戏所征服。


开头片段请戳这里:



不瞒你们说,我已经把这个片段看了四次:在微博上一次、电影正片中一次、为这篇文章找视频的时候又看了两次。


结果是,每一次都没有错过一秒地从头到尾看完了,每一次都能在里面发现一些好玩的细节。每个演员的每个动作,都在想方设法地踏在节奏上,背景音乐在此刻已经和画面的重要性平起平坐。如果在一家音效好的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话,所拥有的直观享受绝对是双倍的。



这段背景音乐的来历想必很多写电影的公众号已经介绍过:1995年,当第一次听到《Bellbottoms》,导演埃德加·赖特迅速脑补出一个飙车场景。该歌前半首兴奋不安,这不就是司机在等他的抢劫同伴;后半段喧嚣躁动,像是得手后亡命逃离。之后,埃德加·赖特的歌单越来越长,故事也越来越圆满。


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部片段大过于整体,音乐和画面同等重要的电影《极盗车神》。很多人在看完电影之后觉得,电影中所讲的故事,逻辑并不严谨,而且还有些老套。但是对于这部电影来说,你只要能在那些片段之中得到享受,那么它的价值已经高于《速度与激情8》之类的片子。



也许是我们已经对《速度与激情》产生了审美疲劳。新的一集甚至把核潜艇都搬出来了,唐老大都“黑化”打自己人了,上千辆车跟僵尸一样塞满纽约街头了,但我们依然觉得:“哦,还不错。”——仅此而已。而对于《非常人贩》这种超长动作广告片来说,能坚持看完前十分钟就已经堪称奇迹。


汽车电影似乎到了一个瓶颈。每一部都是大场面,撞车、沉船、炸飞机,就像是看着一场场烟火表演,每一场都似乎比前者更盛大。但烟花消失于空中之后,我们瞬间就忘了之前发生过什么事,只有流进胃里的可乐和爆米花还留有记忆。


《极盗车神》的巧妙之处,在于它所选取的音乐会偷偷溜进你的脑海里。哪怕是最容易落入俗套的枪战,每一声枪响都在应和着BGM《Tequila》。当这首歌再次响起的时候,你还是会从记忆深处拽回那些曾经出现在眼前的画面。




而我们对汽车电影越来越缺乏兴趣的原因还有一条,那就是对于火爆场景的审美疲劳。这种视觉刺激可能在一开始的时候非常好用,但当我们对于此的感受阈值越来越高时,千万乃至上亿美元堆砌的场景也不会让我们能够感受到更多的刺激。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会认为最好看的《速度与激情》是第三部《东京漂移》,因为它足够有新鲜感,也离我们足够近。


《极盗车神》也离我们足够近,全片几乎没有用CG合成的,就连影片形式也是传统的2D,主角们开着的车没有加氮气加速和机关枪。


但是我们看得足够爽,是因为电影的主角并非是天神下凡,而是一个普通、甚至是还有点身体缺陷的人,他也并没有去拯救世界,拯救的是他和自己所爱的人。



但这部电影真正让人记住的地方,是在于它和我们真实生活之间的距离。拿开头那段追逐戏来说,我相信很多人在堵车时看到身边的银行,会幻想自己抢了银行之后开车夺路而逃的情景。


而在电影的最后,用生命帮助他逃走的,是一个精明地利用他的人。最终要杀他的,却是之前对他有恻隐之心的同伙。在电影的最终,以为他会带着爱人夺路而逃,但他却自投法网。这一切都和我们所预想的不同,也和我们所经历的不同。


我甚至一度觉得,这部电影会像《搏击俱乐部》那样,主角“Baby”发现自己其实是人格分裂的,那些炫酷的部分只是自己臆想中构建的另一个世界。



然而并没有。这部电影就是如此独特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始终领着我们的视觉、听觉和思路往前走。


但是导演埃德加·赖特也给我留好了回到现实的方式——每回Baby逃逸成功,都会在机场的地下车库换一辆最不起眼的家用车。而我们绝大多数人在看完电影之后,从停车场里开走的,就是这些车。




首页 - autocarweekly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