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益? | 杜远举:智库如何发挥力量—《智库的力量》阅读心得

摘要: 最近,用了将近1个月的时间,读了《智库的力量》一书导言及第一部分(教育部分)。结合借调到中心53天来的学习体会以及工作见闻,尝试用自己个人的学习心得阐释智库何以为智库,智库如何发挥力量。

11-08 19:42 首页 质检发展研究

智库如何发挥力量

《智库的力量》阅读心得

质检总局发展研究中心   杜远举

最近,用了将近1个月的时间,读了《智库的力量》一书导言及第一部分(教育部分)。结合借调到中心53天来的学习体会以及工作见闻,尝试用自己个人的学习心得阐释智库何以为智库,智库如何发挥力量。

智库的简单定义

《智库的力量》一书在导言部分,作者立足社会发展,研究公共政策研究机构的作用,从而阐述智库的定义、特征、作用方式。

作者对智库产生的基础做了这样的描述:“任何单独的政府或机构只依靠自己都不可能管理海量的数据或影响国内、国际政策,也不可能采取单独的行动”。

我认为,这是诠释智库定义的基础,也是描述智库核心制度特征的基础。我给智库做了个极其简单的定义,智库就是设法通过数据获取信息,供别人或自己参考的一群人或机构。这个定义很粗糙,但是我认为应该至少能体现智库的以下三个方面的基本特征。

一是智库接受委托发挥智力作用。这种形式书中称之“思想掮客”、“签约研究者”、“为科学家和研究者生产科学知识”。

二是智库通过数据获取信息。跟科研机构一样,智库也是要通过数据获取信息,如果是政策信息,就是政策研究了。

三是智库通过研究阐述主张。智库可以自己研究,也可以组织别人(专家、学者、机构等)进行研究,总之要在研究的基础上阐述主张,而非信口开河、异想天开。

智库何以为智库?

书中导言部门详细阐述了智库定义的历史发展过程以及智库作用方式、立场等特征属性的演变过程。作者认同,一开始智库是独立的,无政治偏好的,随着社会进步,智库市场的逐渐扩大,智库迫于生存而成为“思想的掮客”。这个过程好像不止是再现了智库的历史,同样适用于当下教育机构、科研机构在科研上的立场演变。

但是,大学还是大学,可能某些研究成果为背后的经济利益扭曲,但是政府、公众、社会仍然相信大学教授的研究成果。为什么?因为大家都认为大学的研究成果是目前社会状况下,具有最大限度的科学、公正、合理,是可信的。这就是影响力。

我认为,智库也是一样,没有影响力就不是智库,正如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一样,影响力就是智库的生命线。生产出的产品无人问津比没有订单,在某种意义上更加可悲。智库的声音有人听,这就是影响力。智库因为影响力产生力量。

因此,智库的力量就是影响力的大小,我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很片面。书中关于教育部分案例之二,促进公平与增长公共政策执行中心教育拨款法监测项目,因为项目执行成功,极大的提高了影响力,又因影响力保障了项目持续执行。这个案例很好地诠释了影响力就是智库的力量。

智库如何发挥力量——影响力

前几天,中心微信公众号转摘人民网王莉丽老师的《中国智库建设面临的问题与建议》一文,从宏观与微观层面提出了中国智库建设的对策,这些都是金玉良言。

《智库的力量》导言中也介绍国外专家对智库作用方式的认知。我比较认同哈斯的观点。哈斯认为,智库通过五种不同的方式影响外交决策者:“为制定政策提供原创性的理念和备选方案,提供专家库以满足政府雇佣,提供高层切磋场所,教育美国公民了解世界,以及支持政府调节和解决争端的努力”。他是对外交领域的智库进行研究得出的结论,但仍具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综合借鉴,我认为公共政策类智库更好地发挥作用,即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力,应该在以下三个方面下功夫:

一是原创的思想理念和政策设计。人云亦云,难见高明。原创本身就是无可替代的影响力。书中第一个案例,环球教育中心的全球学习协定项目,在众多高水平的独立学者都在以政策为导向进行研究的时候,另辟蹊径,创造性以“利益相关方参与”的模式进行制度探索和设计,取得了巨大成功。通过这次尝试,环球教育中心持续采取“利益相关方参与”的模式一直取得了更多成功。可见,原创的思想理念和政策设计产生的影响力不仅巨大而且持久。

二是以智力辅助决策。这一点包含了哈斯提到的“提供专家库以满足政府雇佣,提供高层切磋场所”。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包含,政府与智库之间的人员流动,政府退休人员可以进入智库提供智力成分,智库也可以“政治培训基地”的模式给政府输送人才。当然,最常见的应该是学者维尔亚达提到的,就是提供场所,“使参与智库举办的会议、讲座和论坛的所有智库学着、记者和政府官员的‘互相施肥’”。中心5月底在上海举办的中国质量发展圆桌会议,组织智库专家,汇集智力智慧,成果辅助决策,就是成功的案例。

三是成果惠及公众。公共政策的作用对象最终是公众。智库的研究成果惠及公众,获得公众认可,就可以获取持久的影响力。王莉丽在中国智库建设对策也提到了要加强智库新媒体的传播能力,虽然她的初衷是引领外交舆论,但是我认为,对于任何一个智库,通过新媒体传播研究成果,尤其是对公众有益的政策,更加容易赢得公众的支持,而公众认可产生的影响力是众所周知的。教育拨款法监测项目之所以能长期坚持下来,与公众受惠于项目、反过来长期配合完成监测项目是相辅相成的。

本文首发于:质检发展研究

微信公众号:aqsiqdrc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发展研究中心出品



实习编辑:韦应丹

投稿邮箱:aqsiqdrc@126.com


首页 - 质检发展研究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