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辛壁村走向可寒山

摘要: 从辛壁村走向乾明寺,便带着长河的思恋去约会可寒山,便是由水去朝拜山,便是带着智者的疑问去叩拜仁者。

10-29 15:53 首页 小胖读晋城

5675字

小胖读晋城

用轻松的语气,解读晋城人文历史


“吱的一声,汽车到站,车门“哗的敞开。售票员扯着长长的音调喊道:辛壁到了,下车……”

我揉揉脸,从车上走下来,立在陵沁公路边。目光沿着眼前的入村公路,越过长河,进去辛壁村,又自然上抬,落在可寒山上。

眺望可寒山,几乎是每次出村、入村时必有的动作。我生在可寒山脚下,似乎娘胎中便已经学会了眺望。

注:村口眺望可寒山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辛壁人都知道可寒山的名字。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一直将它喊作寺山。所谓,便是乾明寺。那是所有东沟人的骄傲,也是藏在心底的痛。

 村前是一片农田。夏天时,地里劳作的村民,一锄一锄pǎn”着地,偶尔也要眺望可寒山。若有人望见乌云飘到了山顶,便会大喊一声寺山盖帽了。周边劳作的人,便赶紧收拾东西,朝家跑;往往刚跑过长河,大雨便瞬时而至。

“寺山盖了帽,辛壁往回跑,是祖辈留下的老话,这种土式天气预报,简直百试百灵。这越发令人对寺山产生了崇敬。

我背好背包,迈步从农田边走过,走向村庄的方向。

注:陵沁公路入口

远处为桃固岭-辛壁称“东岭”


辛壁村西靠可寒山,东临长河水,要入村必须走长河桥。

这是一座三孔的石拱桥,建成也不过39年的时间。今天,桥下流淌的长河水已经非常驯服,孱弱得就像一根细线。她从大阳古镇而来,历史上被称作阳阿水。阳阿水浩浩汤汤,曾如龙似蛟般流淌。便是七八十年前,她还经常泛滥,将沿岸数十米的地方全都淹没。如此凶猛的长河,临近的地方自然不能耕种,更不能修建房屋。

今天,辛壁村口成片的良田,还有一排排整齐的房屋也不过是近几十年才形成。

辛壁村有人口2000多人,农田3000多亩。1959年搞平均主义,上级将村北150亩土地,平调给了峪南、东沟。三年自然灾害,村民无以为生,只得去和长河抢地。长河水夏季泛滥,冬季则会裸露出河滩,村民便顶着寒风去做地

注:长河流域示意图

他们将卵石搬去磊坝,将塄上的土刨下来垫地。数千人住在工地上,日夜奋战,治理着长河滩,即便过春节也不回家。一次,我老爹去刨土,塄塌下来将他埋在土中,同伙刨了好一阵,才将他刨出。母亲腊月初十结婚,前一天后住在工地上;第二天20多对新人匆匆忙忙赶到大队,换了衣服站成一排,齐齐向毛主席鞠躬,便完成了婚礼。从1969年到1975年,连续7个冬天,辛壁村人用血汗硬生生在长河两岸出了200多亩良田。

我站在长河桥上,望着眼前这片平整的土地,望着桥下孱弱的河水,实在难以想象当时是怎样的场景。

注:辛壁村卫星地图


过长河桥,一条水泥路向西延伸,直到成汤庙。马路两侧分布着人和、东盛余、东阁道、后街、南街、西沟几个居民区。

我家住在东阁道,入村向西走百余米,连续上两个坡便是。这里因“东阁得名。东阁是座三眼阁,南、北、东三面字形岔出三条道路。傍晚时,阁底漆黑难辨,小孩们从此经过都非常害怕。晋城民俗,孩子十三岁开锁,要带谢二奶奶,仪式结束后,将焚烧,还要送二奶奶。东阁附近居民,开完锁便将纸做的焚烧,送到东阁。晚上经过时,阁底闪烁着鳞鳞火星,更显得阴森恐怖。

注:“三眼阁”东入口

我年幼时每次过三眼阁,都会捂住耳朵,秉着气跑过去。有一次下雨,有人在阁底杀猪,猪血顺雨水流出来;站在阁外却看也不知前面是什么情景,甚是骇人。

这阁年纪非常老,至于何年建造已经难以追述。只知道,它原先只有一层,到了嘉庆5年(1800),人们在上面起了一座楼,叫做西荼楼。楼上供奉着三尊观音菩萨。民国34年(1945)辛壁解放,次年阁上塑像便被捣毁。新政府在阁上创办了一所夜校,免费教村民识字。十几年后,赶上人民公社化,东阁被分给二小队做仓库,用来屯放粮食和棉花。

注:“三眼阁”东入口


东阁外不远,有一座古旧的房屋,那是东阁舞台。舞台建造于道光6年(1826),距今已有191年。这楼开口处已被封堵住,没有了舞台的样子。20多年前,它做过油坊; 40年前,它是库房;在更久以前,它则是村中一处热闹的所在。

清朝时期,这里要举行东阁会,每年六月十九要演戏祀神。祀神唱的戏都是本村的班子,或唱上党梆子,或唱家生戏,或着干脆便是八音会。辛壁的八音会远近闻名。那时村中各片都有八音会组织,最盛的时候,可以一次出动八个班子。

演奏时常常是一曲 “火雷炮开场,然后什么 “节节高急急风、“老花腔靠山红便接连而起,“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种声音响彻云霄。时光流转,而今那热闹的声音,都化成一道道皱纹,落在戏台边老人的脸上。

注:“三眼阁”内天空


这里远离了喧嚣,却依然是老人们最喜欢的地方,他们亲切地叫做阁道上(土音圪刀上)。晴朗天,几个老人坐在这里聊天,手里托着旱烟,烟雾渺渺,老了岁月……

 

东阁舞台下原有一坡,叫做灰沟坡。在很久以前,坡附近曾有一座石牌坊。这牌坊很高大,上面刻着圣旨建坊常世仁妻建节孝等字样。冰冷的石刻,夸耀着常氏家族的荣耀,隐没的却是一个女人的眼泪。

据《凤台县志》记载,常世仁妻赵氏,年方十九丧夫,无子;上事翁姑养老送死,恪尽其道,守节46年,乾隆四十八年建坊旌表。

一个19岁的少女,宛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然而时代的阴霾,却没有给她盛开的机会。用了46年去等待,最后不过换来一堆冰冷的石头。可是,即便是这石头,最后也不能保全。1954年,牌坊因为妨碍汽车通行被拆除,石料砸下来,拉去垫了舞台的根脚。

只有刻着节孝的一小块,扔在路边无人理会。一个张姓的老汉,把它抬上铁轮车,拉到人和院里修了茅房。这块匾额挂在牌坊上被瞻仰了200多年,最后垫在厕所里,被屎尿浇洒,一晃又是60多年。

世事无常,你很难说清将来会发生什么。辛壁民谚说:活到老,经不了,诚哉斯言!

注:白衣阁


我穿过三眼阁,向西走去,眼前的小路叫做小碾道。这里曾有有一盘石碾,如今也早已不知所踪,就连小碾道的名字也少有人知晓。

   走出去一百米,眼前出现一座破败的古阁。这是白衣阁,上面曾经供奉着白衣观音。阁不大,村里人便唤它作小阁

小阁虽小,却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咸丰元年(1851)曾重建,民国24年(1935)又扩建。百年风雨,小阁披满了沧桑,被遗忘在角落里。

白衣观音与常见的观音略有不同。《中国民俗史》记载,明朝时有人向观音求子却一直未有生育,邻居便教训她:你一定要跪白衣观音!然而白衣阁却不曾去有人求子,这里反而是一处求雨的所在。过去,每逢天旱,后街、南街的村民便云集白衣阁求雨,然而总有不灵光。

光绪三年(1877)一天傍晚,阁道上闲聊的老人,突然听到长河边传来一阵牛叫的声音。“牤牤”声绵绵不绝,像是从地底下发出的一样。老人们惊慌失措,烟袋掉在地上,呼道:这是地牤在叫,老天爷要收人了!!!

果然,200多年未曾发生的大旱灾席卷而来,禾苗全部旱死,农田颗粒无收。凤台县人口饿死一多半,东沟一带情况更是糟糕。村民们求遍了白衣阁、“龙王泉、“老姑父庙、成汤庙,却依然滴雨未下。

许多人全家“阖门而毙”,更多的人逃荒饿死在半道上。路上的死人随处可见,任由野狼咬食。到了光绪412月,县令杨思溥在南关、辛壁、下町三处设立粥厂赈灾,此时辛壁村村民已饿死大半。据传,当时的粥厂便设在白衣阁附近。许多人排队要得半碗汤水稀粥,还没走到成汤庙边,便饿死过去。汤水浇在他干瘦的脸蛋上,竟呲出半丝血红。

这种数百年难遇的大灾荒,随后几十年间又发生了两次。汤帝、龙王、观音的香火,却更加旺盛……

注:千年桧柏树


走过白衣阁,一路小跑便到“桧树坟”。站在“桧树坟”,一眼便望见成汤庙和太平观。太平观创建于元大德3年(1302),成汤庙的历史比它还早100多年,建于金大定21年(1181)。两处建筑连成一片,碧瓦红墙,勾心斗角,蔚为壮观。

传说,“辛壁这村名始于成汤庙,说是太平观的道士生事,辛酉年在庙前建了一处影壁。这虽只是无稽之谈,但那影壁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这影壁建造于嘉庆己巳年(1809),50年代时因为妨碍车辆通行,被拆除。

注:远处隐隐的青山便是可寒山


这影壁下也曾发生过惊心动魄的故事。光绪26年(1900)闹义和团,外号叫“猪猪的李应全,带着几十人闯进后街张小全家里。因为信仰天主教,其父当场吞金自杀,张小泉被扭到成汤庙影壁下,被铡刀铡下了脑袋。在“猪猪的狂笑声中,那脑袋顺着“前街坡滚出去很远……

历史的荒谬,有时比小说更加诡诞。只有眼前的桧柏树默默无言——它经历过千年的沧桑,从李家老坟上一棵手腕儿粗的小桧柏,长成如今4米多粗的老神树。这千年,它什么没见过,什么大灾荒、什么砍脑袋,不过都只是转眼的云烟。

我慢慢走近它,仰望它,透过树荫的缝隙,那天空竟如此美丽。

注:曾经的西沟老村


离开桧树坟,一路上坡,大约30多分钟便到小李庄。这是一处隶属于辛壁的小自然村。沿途青山隐隐,梯田一堰挨着一堰,脚下是可寒山余脉老猫岭,北方隔着一条沟是后岭。远远眺望,后岭的老塄上有许多洞穴,有的是矿洞,有的是临时厝棺材的废,还有的则是支死墓

传说,过去的老人一到70岁,便要迁居支死墓。老人起卧都在墓中,叫子女早晚送饭,老死后便就地下葬,名曰支死。我年幼的时候,常常和小伙伴到那里去探险。耳朵里听多了传说,好奇心总是战胜不了恐惧,每次都无功而返。也有一次下雨,塄上露出一处地道,大人说是过去躲避战乱时挖的。我们便举着蜡烛进去看,一阵阴风蜡烛熄灭,小伙伴们便尖叫着往外跑去。

 年少时总是充满了好奇,想去探支死墓,想去寻找隐藏的金银珠宝。

注:老猫岭下眺望可寒山


传说,脚下的老猫岭更是神奇之地。晚唐时,有个叫秦甲的少年在此耕田,种出了双穗子的嘉禾。秦甲小心看护,但没防住被一头野猪给拱了。秦甲追赶着野猪,一直跑上可寒山。那猪在墙上一拱,现出一处洞穴,有两个老神仙在下棋。老神仙将一匹布送给他,抚着胡须笑道:这是火浣布,价值千金,可拿到大梁去贩卖。少年将信将疑,姑且一试,谁知竟引来梁王朱温十万大军攻太行。梁军搜遍了可寒山,却没找到一片火浣布。这时从半空中传来佛国妙音,士兵们纷纷放下兵器,顺着老猫岭退下了可寒山。

什么火浣布,什么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什么佛国妙音,端得是神奇无比。

  不过,也有人说,拱了秦甲粮食的不是野猪,而是一头毛驴。俗话说“小孩做梦驴打洞”——我少年时,不知多少次梦到“驴打洞”,寻到了洞里的金银珠宝。


注:小李村一角-伊侯山摄影


过“山明水秀”阁走进小李庄,村中一片荒芜。阁旁繁荣一时的李庄大庙金阙宫,也是梁倒屋蹋。李庄村原有居民三五百人,由于地基下沉,已经全部迁往辛壁。现在村中人去屋空,早已经废弃,只有少数几处房屋传来母鸡咕咕的声音。那里被改造成养鸡场。辛壁人说母鸡愁满天流,公鸡愁晒破头,这几日雨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不知这母鸡是否正在发愁。

出李庄村500米远,便到乾明寺。乾明寺位于可寒山南坡,四面环山,庭院幽静,原有大大小小几十处院落。

注:乾明寺-网图


这里风水甚是雄奇,有五龙捧寿之说。裴池善老师在《追梦乾明》一文中说:可寒山分峙为五峰,北跨金龙,南翔玉凤,龙砂左依,虎砂右环,中结崇岗,众山拱合,虎据龙蟠,旦暮异彩,呈五龙争珠状,而乾明古寺适当其中,正处众峰结脉之地。

乾明寺始建于唐高宗仪凤元年(676),距今1300多年。伊侯山说乾明寺是一座皇家寺院,唐哀帝李柷曾在此避难。

是否皇家寺院,我不得而知。我听过的故事则是:后唐天佑13年(916),刘绍等人为躲避战乱,曾在此藏兵;为答谢佛祖,重修乾明寺,一度改名为大报恩禅寺。明朝时裴骞撰《乾明寺碑》记载:今山上有营帐遗址,多甲叶、箭头者,居民僧众尝得之。”

注:乾明寺六角龙泉井


我年少时曾几次到这里寻访,曾经的辉煌古寺,早已灰飞烟灭。数十根刻满花纹的石柱,插在地面上,甚是苍凉。什么“甲叶箭头却是半片也没捡到。

寺基上,有一口六边形龙泉井。传闻曾是唐代古井,井中住有龙王——祷雨则甘霖普降,祈愿则万事如意,求子则饮之即孕,常饮则百病不侵。少年人只听得一句喝了会怀孕,便想将井水打出,偷偷弄给男老师喝;看他如何怀孕,是否如猪八戒过“子母河一般。然而,那井无遮无拦,下面黑漆漆一片,又总觉得真住有龙王,不敢轻易靠近。

前几年重修乾明寺,井底曾淘出过一条巨蛇、一尾鲤鱼,端得神奇无比。如今这井静静躺在乾明寺西边,四周环建放生池,曲院亭台,甚是赏心悦目。

注:《辛壁村志》插图(2002年成书)


乾明寺的美是今人难以想象的。

据《辛壁村志》记载:寺前相对的两山脚下,各有一株很大的白皮针叶松,青白的皮,嫩绿的叶,根深叶茂,树干十几个人合抱不住。因为雨水冲刷,大树裸露出粗壮的长长的树根,游人便当成独木桥爬来爬去。在两树之间,建有一座高高的珠楼,这是乾明寺第一大美景——“二龙戏珠”。寺后有一座“望月楼”,楼高三层,凭栏四眺,可见群山叠翠,白云缭绕。寺院内古树参天,石碑林立,花草芬香。清清的泉水,绕院内小径潺潺流过,顺着“二龙”口流下沟去。

300年前,陈廷敬到此游历,见此美景,咏赞道:

窈窕溪山路,孤峰迥自尊。

秋花隐危石,斜日到闲门。

鸟影烟中寂,泉声雨后喧。

法云堪倚徙,不拟向村前。

注:曾经的乾明寺遗址


然而,这并不是可寒山最美的景色。

我年幼时,学校曾带我们到此春游。一群十一二岁的孩童,沐着春风,顺着老猫岭一路逶迤而上。我们唱着歌,背着唐诗,欣赏着沿途美景,不知不觉便爬上了可寒山最高峰。极目远眺,青山隐隐,长河如带,常坡水库、沙沟水库、原庄水库像星星般点缀在天边。而辛壁、峪南、南坪一处处村庄,便如积木一般。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只有登高远眺,才能看到最美的风景,才能开阔视野,才能懂得什么是胸怀。

注:从成汤庙眺望辛壁


那时我还年少,最喜欢的却是眼前的漫漫黄沙。这里常年缺少雨水,石头风化,形成了一垅一垅的黄沙山。顺着黄沙向下滑,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但你一定要注意,别被沙中长出的荆棘挂住。荆棘丛中,黄花点点,竟然结有不知名的小果子。我们便偷偷摘下来,躲着老师塞在嘴里,酸酸的,有一股青涩的味道。那味道一直让我难以忘怀。

后来,曾几次爬上这山峰,每次都很畅意。有一次,恰巧遇到南坪村来人,其中有一个女孩,青涩如果子一般。我们便一起,用小刀将名字刻在白皮松上。与女孩挥手作别,我们从不同的方向下了山,从此再未见过。

人生最美,是再未逢面的邂逅。


十一

从辛壁村到乾明寺,不过数里的路程,然而却也是一次漫长的旅途。


从辛壁村走向乾明寺,便带着长河的思恋去约会可寒山,便是由水去朝拜山,便是带着智者的疑问去叩拜仁者。


这是一种心灵的朝拜,更是一次历史的穿越。


可寒苍苍,长河悠悠,时光匆匆,我曾走过……


辛壁全景图-三张照片合成

点击跳转


首页 - 小胖读晋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