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所大学都有一座非比寻常的教学楼

摘要: 说到安缦对于很多设计酒店的朋友来说都可以说是赫赫有名▼自1988年创立至今安缦总共于全球20个国家经营着30

09-08 21:05 首页 良仓




建筑历史学家和评论家Joseph Rykwert曾提出过每个历史时期都会有一种影响这个时代的建筑类型,比如古希腊的神庙,罗马时期的公共浴室,中世纪的大教堂,等等。到了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建筑类型更加丰富多样,什么样的建筑类型能够代表当下的时代精神?Joseph Rykwert认为应该是大学建筑。

 

无论是欧洲、美国或者亚洲,你总能在大学校园里找到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建筑,这些最前沿的新式高等教育建筑让我们看到了多样化的建筑理念和快速变化的科技工艺。大学建筑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引导着掌握建筑话语权的设计师,同时也带给学生——这些未来的决策者们更多的创意灵感和思维方式,让他们可以与学术传统、前沿科学互动学习,同时也能更好地参与公共生活。

 




悉尼科技大学 | 城市的文化心脏


▲ Dr Chau Chak Wing Building, designed by Frank Gehry.作为Frank Gehry在澳大利亚的第一件作品,整座大楼带有鲜明的解构主义造型。一侧外墙由320000件特殊定制的砖组成,用以呼应悉尼的建筑历史,另一侧则以倾斜的玻璃碎片来反射周围的环境。


当我们讨论大学建筑时,不仅仅需要考虑建筑设计,还应该从经济、社会学、城市发展、社区基础设施、可持续发展等建设角度来衡量。悉尼科技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Anthony Burke曾说校园应该成为城市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象牙塔。一座理想的校园不仅为学生提供学习的空间,还应该保障学生身心健康的发展,因此校园建筑的建造应该在静态美中同时和城市动态美相结合,将校园从“以老师为中心”过渡到“以学生为中心”,推动学生之间的协助合作,让整个社区变得更美好。

 

▲ Faculty of Engineering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Designed by Denton Corker Marshall.建筑外墙由独特的二进制代码图案的铝板构成,可以利用灯光形成不同的图像与周围的环境互动,同时有效的通风和采光设计可以帮助建筑节省10-15%的能量。

 

悉尼科技大学(UTS)的校园经过了多次改建,既有20世纪60年代的“野兽派”高楼,也有后现代主义的学院楼,比如Frank Gehry设计的“纸袋楼”(Dr Chau Chak Wing Building)、Denton CorkerMarshall设计的百老汇大楼(Faculty of Engineering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以及ASPECT Studios设计的校园绿地(The UTS Alumni)等等。设计师们不仅关注建筑内部空间的扩展,更注重于校园建筑对周遭环境带来的影响。如今,围绕着悉尼科技大学校园意境形成了一片贯通城市东西区域的创意园区,融合了悉尼市最新鲜的文创企业、美食休闲商业圈,以及其他的教育机构,成为城市最具活力的中心。

 


穆罕默德六世大学 | 红色城邦


▲ Université Mohammed VI Polytechnique, designed by Ricardo Bofill. 整座建筑融合了马拉喀什丰富的建筑遗产和现代性,并充分考虑了当地的气候和工业条件。

 

位于摩洛哥西南部的马拉喀什是历史上最重要的古都之一,以其美丽的红色城墙而闻名于世。因此Ricardo Bofill在为当地的穆罕默德六世大学的理工学院建造了一座美轮美奂的“红色城堡”。这个占地30万平方米的建筑群包含教学楼、花园、广场和半遮挡的街道。橙红色的建筑实体之外是大量的绿色植被,庄重而又不失青春活力。建筑师采用了大量简单的几何图形,虚实交错,形成了一个复杂却充满秩序感的空间结构,然后通过回廊的不断变化带领人们领略摩洛哥传统文化中的城市风貌。步行道路连接着校园内各个功能区,直线型的交通导向设计让人流能够更有效的抵达目的地。广场中的巨型凉棚结构是经过精心计算的结果,通过钢筋和玻璃将现代与传统引入同一个时空。

 

 

□■□■

贝鲁特大学 | 漂移的混凝土盒子


▲ Issam Fares Institute of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designed by Zaha Hadid Architects.扎哈·哈迪德希望构建一个中性的、充满活力、民主和开放的空间。

 

贝鲁特美国大学(AUB)伊萨姆?法里斯学院(Issam Fares Institute)的公共政策与国际事务大楼由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设计。建筑师在局限的场地中建造了一座高差达7M的清水混凝土建筑,与AUB校园内原有的现代主义风格的教学楼相得益彰。大楼的大部分主体“漂浮”在入口庭院上方,一座蜿蜒的水泥通道将它与大学社区和四周的自然景观联系起来。建筑的形式源自相互交叉的路径构成的几何形状,意在为公共政策和国际事务研究、交流和探讨构建一个互相连接的平台和空间。

 

 

□■□    

米尼奥大学 | 自由生长的建筑表皮

 

▲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Innovation for Bio-Sustainability, Designed by Cláudio Vilarinho. 建筑师不仅希望这座建筑打破校园固有的景象,同时也为全球危机提供一种新的应对方案。

 

Cláudio Vilarinho为葡萄牙米尼奥大学(MinhoUniversity)的生物可持续发展科学创新研究所设计了一座全新的实验楼,建筑的外墙材料来自于实验室研制出的一种新型水泥。这种材料参考了钛纳米管可回收、生产廉价的属性,在预制的水泥构件中添加了一些胶质材料。经过微纤维增强后的水泥,更加耐腐蚀,有韧性,可塑性强,易流动和自相容,不易断裂,比普通材料的使用寿命更长,并且材料中包含的色素沉着和氧化物让墙体不需要持续维护。全新外观的实验中心不仅打破了校园内沉闷单调的灰色建筑,同时也为未来建筑的可持续性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灵感。

 

 

马恩拉瓦莱大学 | 屋顶上的绿色波浪

 

Research and civil engineering campus of Marne-la-vallée, designed by Jean-Philippe Pargade. 建筑师希望将学校对可持续城市发展的研究理念融入建筑,鼓励师生不断探索设计、建设、开发和管理城市的新途径。

 

为了纪念法国国立路桥学校督学和巴黎地铁系统之父Fulgance Bienvenüe,法国马恩拉瓦莱大学决定在校内新建一座“Espace Bienvenüe”综合教学研究中心。建筑师Jean-Philippe Pargade采用了在桥梁设计中使用的拱形结构技术,在建筑的顶部建造一个拥有广阔种植面积的混凝土屋顶,屋顶绵延起伏如同一片绿色的波浪,既为校园提供了室外娱乐休闲区,同时,这个方案采用了节能环保的整体生态气候系统,一方面能最大限度地提高太阳能的利用率,另一方面通过自然通风和雨水收集系统降低能耗。

 


 


一个世纪以来,大学建筑的种类不断发生着改变,从传统的、单一教学楼到功能多样的综合教学中心,从绿色建筑到智能建筑,建筑师们不断创新、探索新的空间模式,来促进学生与校园之间的相互增益,也让我们看到了未来建筑更多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美丽的大学建筑:


▲ 中国美院民艺馆 designed by 隈研吾 


▲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大礼堂 designed by Wingardhs


▲ 南洋理工大学学习中心  designed by  Heatherwick Studio


▲ 多伦多瑞尔森大学学生文化中心 designed by Zeidler Partnership Architects & Snohetta




[感谢今日作者]

VISION青年视觉

ID_vision1901





首页 - 良仓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