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要注意这些问题,教你如何避开“成长陷阱”!

摘要: 价值投资的核心和本质是“安全边际”,而安全边际是围绕价值这一准绳进行思考的。

09-06 14:57 首页 坤融财富



很多人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是有误区的,大多认为价值投资就是长线持有,凡是短线买卖的都不算价值投资。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股价严重高估和严重低估都很容易做出决策,只要你能克服贪婪和恐惧的弱点(尽管做到这点并不容易),最难的是处在中间阶段时的判断。巴菲特在后期的投资,定性判断要多于定量判断,但没有定量判断却万万不能。真正的投资人是愿意耐心等待的,但市场也愿意降低短期回报率来获取长期稳定增长的买入机会。


长线持有才是价值投资吗?

 

价值投资者认为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股票市场都是不可预测的。而唯一有一定把握能够确认的,是基于公司过去业务表现和现有信息对其业务的长期表现进行的分析。价值投资者通过对这些信息的分析来确认公司价值并将其与市场价格相比较。价值投资者依靠对公司财务表现的基础分析找出那些市场价格低于其内在价值(即公司未来现金流的现值)的股票。

 

很多人对价值投资的理解是有误区的,大多认为价值投资就是长线持有,凡是短线买卖的都不算价值投资。这个判定应该是片面的。巴菲特曾经在回答股东提问的时候,曾正面回答过类似的问题,如果你购买了一家企业的股权,但很快它的股价就远远偏离了内在价值,而且偏离的很远,速度也很快,完全没有理由再继续持有,或者即使继续持有,也不能再获取很好的投资收益,这个时候还留在手里就不是价值投资了,因为价格远远超过了价值。就像巴菲特买卖中国石油一样。

 

那么为什么很多人把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看作是长线持有呢?我们仔细研究一下巴菲特长线持有的这些股票会发现,首先,这些企业都是巴菲特最喜欢的生意类型,它们的商业模式是巴菲特很难再找到的,甚至是想私有化的。即使卖掉它们,也不能再找到比他们更好的生意,所以,这是站在私人所有者角度考虑的投资模式。这是巴菲特资产规模增大到帝国之后的唯一选择,这也是巴菲特后期的核心投资。但是,如果发现一些不是特别好的生意,但是也算优秀的话,如果遇到合适的时机,巴菲特一样会做非核心投资,中国石油以及他在韩国市场买的那些股票就是。

 

什么样的投资才是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的核心和本质是“安全边际”,而安全边际是围绕价值这一准绳进行思考的,与持有的时间长短并无关系。不管你准备持有这家公司多久,只要你购买的动机不是因为企业股价低于你认为的内在价值,都不算价值投资。

 

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股价严重高估和严重低估都很容易做出决策,只要你能克服贪婪和恐惧的弱点(尽管做到这点并不容易),最难的是处在中间阶段时的判断。也就是企业股价不是很高估,但也不是很低估,该怎么处理呢?

 


格雷厄姆对安全边际的定义是可以计算的,尽管他自己也认为这只是一个范围,而且,很多时候不会出现。格雷厄姆在自己著作中说过,用一个企业的流动资产减去所有负债得出的结果才是企业质量最高的资产,我给它定义为“超营运资产”,因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商誉等资产,一旦企业经营不善甚至濒临破产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一堆废铜烂铁和虚无缥缈的东西。当企业市值低于超营运资产的时候,才真正是用不足一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元的资产。

 

格雷厄姆这种算法是相当保守了。有没有别的方式判断安全边际呢?国内大多采用PE的方式,也就是相对估值法。对于一个经营和盈利增长稳定、资产负债表非常健康,同时行业前景有不错的企业,用市盈率判断安全边际也是一个可行的方式。

 

如何如市盈率判断安全边际?

 

多少倍的市盈率才具备安全性,以下三个判断方法可供参考:

 

1、要分行业来判断,只有在同一个行业进行比较才有意义,如果不分行业,只看估值绝对值,那么你选出来的永远只有银行、钢铁、煤炭之类的;

2、在同一个行业内,PE也有绝对值的极端估值和常态估值;

3、要打破在同一个行业内,绝对估值越低的企业投资价值就越高的感官认识。

 

市场给予的估值高低不是无缘无故的,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巴菲特在后期的投资,定性判断要多于定量判断,但没有定量判断却万万不能。如何能把定性和定量结合在一起,才是至关重要的。所谓定性判断,其实是为了估值文化做准备的。有的企业成长确定、获取现金能力强,财务结构好,这样的企业就应该给高估值,但是什么样的企业容易具备这样的特点呢?这就是要靠定量判断作为辅助。有的行业,有的企业,用定性的方式一想就能清楚它们是否具备这个潜质。就象巴菲特所说的“护城河”,即在其他公司跟自己抢夺市场时,能守住企业自己固有份额的办法。

 

为什么有人愿意高价投资?

 

真正的价值投资人是耐心等待的,等到天荒地老,只要不足够便宜,坚决不买,这类人只有凭着金融危机了,巴菲特就喜欢金融危机,但是他可以等,因为他手里现金多的是,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难等的。

 

简单地说,市场愿意降低短期回报率来获取长期稳定增长的买入机会。

 

愿意高价买入的投资者认为现在买入价格是高的,但是由于企业的成长性很好,今年的估值虽然高,但是明年按照这个价格计算的估值就低了。为了买到好东西,放弃一些东西是很容易理解的。就像买一个好的楼层,有的人愿意先付全额定金或者付出更高的价格,以期确定可以买到。

 

即使我们能算出较为吸引力的价格,但也没法等到,因为,那些迫不及待的投资人害怕到了有吸引力的价格时买不到,就提前行动了。当提前行动的人越来越多时,价格自然就跌不到你希望的价格,再加上反射性原理,让市场跟风者一起跟进,离你的所谓有吸引力的目标价格就越来越远了。

 


价值投资如何避开种种陷阱?

 

1、别把买入成本当成决策理由。

人潜意识中往往依照买入成本决定继续持有或者伺机卖出。而在市场上,你的成本高低、是否亏损对投资品的未来走势没有丝毫影响。你应该根据基本面是否良好、价格是否达到目标、放弃其他投资的机会成本大不大,来决定是否离场。

 

2、基本面持续恶化的投资品,再便宜也不要买。

被进步技术淘汰的企业(生产交卷的柯达),即使市盈率再低,你也要警惕。在赢家通吃行业里的小公司,即使它现在价格很低,潜力似乎很高,但巨头们会给它成长的空间吗?在那些分散的、重资产的夕阳行业,需求没有增长,产能就无法退出,供过于求造成的无序竞争造成了便宜的假象。另外,对那些有过财务欺诈记录的公司,投资者也尽量别碰。

 

3、小心各种“成长陷阱”

估值过高:高估值背后是高预期,但统计表明,过高估值的成长企业业绩不达标率远高于低估值企业。


技术路径踏空:新兴产业常有不同技术路径竞争,即使是专家,事前也很难预见哪一种标准会最终胜出。


无利润增长:客户黏度和转换成本低的行业,让利所带来的无利润增长往往不可持续。


成长性破产:企业快速扩张需要大量现金投入,增长得越快,现金流窟窿越大,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


盲目多元化:有些成长企业为了达到资本市场预期的高增长率,什么赚钱做什么,随意进入新领域,最后落得一地鸡毛。


树大招风:有门槛的行业一般有先发优势,没门槛的行业则很可能因为发展太好,招来太多竞争。


新产品风险:新产品的投入成本巨大,相应的风险也大,但是收益却并不确定。


寄生式增长:有些小企业的快速增长完全依靠大企业,其自身缺乏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增长不具有持续性。


强弩之末:许多所谓成长企业其实已经过了成长的黄金时期,却因为人为过度外推,仍享有高估值。


财富君最后想提醒大家,投资不可能不承担风险,而成功的投资就是要承担那些已经暴露的、大家都感受到的、有相应风险折价、真实危险性却很小的“假”风险。



[ THE END ] 




传递·最优价值       微信ID:

kunrongcaifu

财富专线:400-898-1110

投稿转载:请联系微信Rebecca-guo0629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首页 - 坤融财富 的更多文章: